举才网络:支付宝借口令红包,阻击微信

201535日,中国的羊年元宵节。市值高达2073.95亿美元的全球最大电商公司阿里巴巴,又进入战斗模式:与湖南卫视“元宵喜乐会”合作向观众发放800万个支付宝红包,最高金额4999元,参与人次达1.45亿。微信人家解释尽管所发放红包数量级与春节数亿红包无法相提并论,但从玩法和效果来说,却又大不一样。

支付宝红包:口令+图片的群众路线

春节期间,支付宝口令+图片的玩法,突破了腾讯的严防死守。与微信红包只能展示品牌商名字不同,支付宝红包衍伸出了两种营销能量。

因为有口令,所以厂商可以把SLOGAN、品牌这些植入到口令,这样用户在输入口令尝试领取红包时,等于进行了品牌强化,红包流程更有游戏化的互动效果。这解决了品牌厂商所担心的红包广告太浅太单一的问题。元宵节支付宝红包与芒果台合作,同样是基于4个口令,全民抢红包。

因为是图片,所以支付宝红包可以在所有社交网络、社交工具、垂直社区无障碍传播。不只是可以突破对手对超链接的封锁,还可以在图片中植入二维码、植入LOGO,相当于一个流动性的平面广告。虽然无法像超链接一样追踪展示次数,但最终效果体现在了带到支付宝的口令用户上:春节期间,小米10万个红包,带来了100万次口令请求;微人家说道今日头条100万个红包,带来了1000万次请求。元宵节在电视台助推下,支付宝红包请求次数更是爆发式达到1.45亿人次。

口令+图片,支付宝对腾讯封杀红包链接的应急之举,不只是解了燃眉之急,还无心插柳摸索除了一套与微信红包南辕北辙的套路:

微信红包只在微信系统内流转,支付宝红包全网无障碍流通;

微信红包只展示名字,支付宝红包基于图片呈现LOGO等品牌广告;

微信红包点一下、摇一摇,支付宝红包输入植入品牌语的口令,更加游戏化;

微信红包最终被提现,支付宝红包线上和线下的消费场景更多;

微信红包都是小额实行平均主义,支付宝红包最高可达4999元,大红包更好玩更具吸引力和话题性。

春节期间,微信、手Q和支付宝上演三国杀,各有胜负;到了元宵只有支付宝还在继续,它并没有模仿对手“摇一摇”等玩法,而是摸索出一套自己的套路,从数据开取得了可观成绩。有意思的是,支付宝口令植入SLOGAN、图片植入二维码和LOGO,都是源自发红包商家的创意;含有口令的图片在朋友圈泛滥,举才网络小编说这都是发挥“群众的力量”,让腾讯陷入“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”。这让我想起了四个字:曲线救国。

阿里的几个曲线救国故事:不折不挠迂回战术

曲线救国一词产生于抗日战争期间,就是采取直接的手段不能够解决,比如正面抗击日本侵略军的话,能力不够,就只好采取间接的,效果可能慢一些的,发动军队及以外的各界人士和力量,或者从侧面迂回牵制干扰的策略,一点一点地争取和保卫胜利果实,有时候可能还要放弃一部分已经得到手的东西,但斗争的大方向不变。几个关键字就是:侧面迂回、间接斗争和不折不挠。

在红包中,这些战术在支付宝红包都能看到。去年微信红包面世被认为是对阿里的“珍珠港偷袭”,阿里高管提前返岗上班足见阿里压力;今年红包本来悬殊并不大,一些危言耸听者说“微信一夜之间干了支付宝8年的事情”。总而言之看上去在红包这事儿上,阿里一直在防御,很被动,是下风。但它并未放弃,而是通过图片+口令这种方式突破腾讯封锁、发动阿里系微博、陌陌、优土们协助、成功用利益和乐趣号召用户去微信里拉人到支付宝输入口令,侧面迂回、间接斗争。

远的不谈,粗看一下阿里近年的几个成绩斐然的重点业务,不少都带有“曲线救国”色彩。

移动化。

全国招商热线:13764019615